弱就是弱,偏生还蠢

归望

以转生为前提的现paro
冲田组回老家(。)
历史考据均取于百科和lof、微博部分史料考察的po主(karuma、abookwithnoname),感谢整理😭
因部分考据缺失,所以有多数场景构造的衍生设定
整体有些混乱……bug较多,求捉虫。
十分偶偶洗。

“那种事不是老早之前就知道了吗,多说也就无味了。”

加州清光坐列车上,拧开一瓶矿泉水,一口喝了半瓶,道。
“谁说无味了,不过是你不想回忆。”
大和守安定接着回答他,也扭开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,大灌一口,然后抖抖手上冷冷的水珠儿,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儿,回过头再看看清光。只见对方抿着嘴唇,微微皱眉,右手撑着半边脸,看着窗外。
“……还真是热啊,夏天。”

还能留存与此世,也算是上天的恩惠吧。
转生于现世,承载着过去经历的历史,也算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了,如今见识了新世界,又在此处相遇,是缘分还是孽缘,也说不清。
说来这缘分也是奇怪,给了他们这样的安排,彼此都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存在,灿烂,温暖,或是那没入夜色前的夕阳也都透露出无限的光辉。只是那之后的,都陷入了泥潭,于朦胧的深水,不可见。
那日安定和清光商量,暑期嘛,随冲田总司一生的步子走走,回屯所旧址转转,忆往事。清光答应了,整理整理就和安定踏上路途。
然后在电车上,安定和清光唠起了往事,清光有些恼火。也不是他讨厌唠往事吧,或许是炎热的天气会让人烦躁,也或许是平时听大和守安定说的不耐烦了。但说真的,回忆多了真的恼人,而且要全部提起,他依然是不安的。可惜大和守安定就是个不嫌多的人,一口一个冲田君,也不嫌厌,清光也是佩服。

从江户到京都,从试卫馆到壬生寺再到千驮谷,路还长,可以慢慢来。
先是东京,离稻荷神社不远,就是试卫馆,不,只不过是单单一座「试卫馆」迹的碑。要说那建筑早就没了影,后人也只能根据古地图修建这一细长细长的碑立那儿不过好的是,他们还记得。清光回想得起初见总司的时候,一副天真无邪的面孔,少年从一堆滞销货中拾起他,握紧于手里朝着空地劈了下去。
“果然是把好刀,就它了!而且颜色也特别可爱……”
加州清光知道到了风是什么感觉,也总算是知道被人握在手里是有多么安心,多么温暖的一件事,他想,一河原之子,还不易上手,能被如此眷顾着,也是上天的恩惠吧,今后定以献身护主。

“还真是令人留念啊……”加州清光开口道,盯着那座碑。
“你是最先接触冲田君的,说实话那会儿在京都初见时我还挺嫉妒,能够最先认识这么好个人。”安定蹲在一旁,细数起草叶上的露珠。
“你那算什么嫉妒,我更羡慕你啊…更羡慕能陪到那个人最后的你啊……”
“但,冲田君最后的结局你也是知道的……对吧?”大和守安定反问,别过头似乎是想藏起他的表情。
“算了,别说了,多说无益,再这么下去行程估计是继续不下去了……走吧。”

沿着路向西北走,就能到甲州街道。“这条街道也看不出过去的样子了啊……倒是多了很多新撰组的史迹。”
“这不挺好吗,让更多人了解新撰组。”
“那么接下来去哪儿呢?”
“啊,这条街上有家花丸乌冬面,想吃。”
普照大地的太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。

沿着甲州街道继续一直往前走,两人很快到了右侧竖一灰旧的鸟居,写着:八坂社。神社内有一匾额,是天然理心流诸门人献的,献纳者栏中有近藤勇和冲田总司。大和守安定盯那匾额看了许久,感悟一句:“真是厉害啊。”
加州清光无语。
“你就不能换点别的词儿??”
“实话实说嘛,有谁敢说冲田君不是数一数二的天然理心流高手吗,自然是没有,以前土方先生、山南先生拿竹剑和冲田君比试不也被耍的团团转,和近藤先生切磋也能得个平手,能不厉害?”
“是是是,我们家总司超厉害的。”
“还得多亏有我这把大和守安定啊。”
“嗨,你这小子,功劳可少不了我那份啊!而且我才是前期总司用的最平凡的刀啊!”
“是是是,你也超厉害。”

浪士组从小石川传通院启程,途经三条大桥,后至壬生寺,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打打闹闹的日子也是从这儿开始的。
安定比清光迟些踏入冲田家,和清光一样也是不(wen)易(ti)上(er)手(tong)的,但有幸落入总司的手里。刀主是看不见刀灵的,不过俩小坏蛋初见就当着总司的面吵了起来。
大和守安定记得的,随着冲田君进了屯所,见到了那正坐廊下的清光,没来由的觉得这家伙今后定与他事事相争,然后过不了几日就能见到安定拾了竹刀与清光切磋,打的满身的泥,活像两只打架的花猫。

站在壬生寺门前的安定笑了,清光一旁纳闷儿,就看着安定傻笑,然后敲敲对方脑袋,道,笑啥呢。
“笑你呢,笑你当年非要爬树上去捉那麻雀。”
至今仍会浮现的回忆,好像就在眼前,那时候总司还会壬生村的孩子们一起玩捉迷藏,至于付丧神,他们俩一个趴冲田总司背上,一个环腰上,也算是和总司一起找小孩了,玩得不亦乐乎。

旧前川坻、八木家、壬生寺这三地儿挨得挺近,前两者间就隔了一条街,后者也不过离了个五十来米吧,附近还有家和果子专卖店,两人一手一个花见团子,吃得也是乐呵。
那时,也不知清光从何处得来一向日葵种子,和安定一起种在了纺城通的田野里。
“现在也一定枯萎了吧。”

这整个旅程中,最令大和守安定兴奋的,大概就是旧前川邸的goods吧。
作为一个合格的冲田迷妹,也算是把关于冲田总司的谷子给买尽了。
算了,他开心就好吧,看着手上突然多了个沉重袋子的安定,清光叹气。
-
“御用改ぬでぁる!”自动门打开后随之一句喊声回荡,池田屋,新撰组闻名天下的地方,无人不知。对于加州清光来说也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地儿了,故地重游罢,要说他不怕往事倒不是,进这旧屋子仿佛都像闻到股血腥味,断刀什么滋味也不可能忘。说到底他还是怕的,他怕再也无法守护身边重要的人,他怕不会被人爱,怕被人抛弃。
“你缺爱啊你?”大和守安定一巴掌拍在清光的后脑门上。
“你混帐啊你?!”说着两杯青色的气泡饮料上了桌,冲田总司饮料,甚好甚好。
两人各尝一口:啊,真难喝。
-
正值七月,紫阳花开的繁,黑猫于细叶间穿行,嗅着本草与晨间阳光的味道。
“伝 沖田總司逝去の地”
专称寺墓间第二列有一红色屋顶的小墓所,上面的字已全然看不清了,一地落花,一地落叶,两把刀,两双手合一。
“冲田先生,我大和守安定\加州清光能够与你相识,是我前生与此世有幸。”
“以及,永别了。”

——
“蔚蓝天空烈日炎炎,遥遥远方灯火荧荧,总觉得那像是你一样,满怀真心地绵绵细语。”

评论
热度(26)

© 弱鲷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